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哥华知青联谊会

我们的青年点、集体户、连队、农场、五湖四海、蹉跎岁月

 
 
 

日志

 
 

我是一個自由撰稿人 廖中坚  

2012-09-08 16:34:11|  分类: 移民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一個自由撰稿人

                                             我是一個自由撰稿人。筆走龍蛇、紙現乾坤,我繪斑斕猛虎、擬百鳥啁啾、寫潺潺溪流、繪莽莽叢林。沒有國界、不分種族,從南極洲到北冰洋,從鴻蒙初闢到二十一世紀,想寫就援筆伸紙,不想就袖手無言。

我肩無重負,兩袖清風,沒有稿約。不必每天來三個專欄,半年搞兩部中篇。無人喋喋噪耳﹕注意篇幅,短評不過五百,小說大約三千。文章自有長短,多一字為贅,少一字為簡。如虞姬、似西施,抹胭則太赤,施粉則太白。增一分則太高,減一分則太矮。吟成一個字,撚斷幾根鬚哩,怎可削文而適版?文章不應遷就篇幅,篇幅應該適應文章,如果十版載不下,就赶快排成十版半。

我受不得急,捱不起催促,聽不得什麼“要命啊,下期稿件你還未交吶”,以及“拜托啦”一類叮囑。我寫稿要從容,心不寧不寫,睡不夠不寫,坐不正不寫,沒感受不寫,題材不好不寫。寧嘗仙桃一口,不嚼爛梨半筐。寫多寫少沒關係,祗求弄出點實實在在的東西。作品質為重,量為輕。我不硬擠,我要讓心田的話汩汩從筆尖溢出。有話則長、無話則短,始於衝動、止於興盡。一杯奶就是一杯奶,不想把它弄成煉乳或者兌成七杯水奶。其實我寫到紙上的,僅是胸中澎湃的大海迸濺出來的幾朵浪花而已。

我不受雜誌的地域環境制約,不為報紙的派別左右,也不看時興的政治風向。作品憑借的是技巧和境界,它能否成功應當是取決於相對永恆的東西。我的拙作並不直奔某一刊物,它翻山越嶺、漂洋過海。遠足《香港文學》,登上《世界周刊》,廁身《明報》和任何和它有緣的地方。一家報紙可能不得不迎合讀者的口味,可我不必。我不會為著發表而讓作品走樣。刊物不能把那種附屬轉嫁到我身上。我祗為自己的所愛而揮毫,為自己的所愛而歌唱。因為我是一個撰稿的自由人。

筆者有投稿之苦,編者有擇稿之難。我不忍見編者對著約稿進退維谷的尷尬。看約稿如看定貨,貨好自然喜歡,怕祗怕一眼就大失所望。審投稿有如信步市場,踏看貨架林林種種、五光十色。想買就駐足挑選,不想就昂然而過。“來稿刊用與否一律不退,請自留底稿”,解釋、客套一概免了。那是何等的痛快,何等的瀟灑!

寫東西就是要有人看。不計收獲你還耕耘什麼?我有創造欲,也有發表欲。吾稿有時獲青睞、蒙錯愛,有時也遭白眼填了字紙簍。“篇幅有限”、“稿件太多”是編者給我的鞭策。投稿一去不復還更令我感到壯士的悲涼。我想,退稿讓我警悟,比刊用更能惠我。貴為一個獨立撰稿人了,你還希求什麼?稿件從這邊退了回來,你加加減減,還可以從那頭再寄出去的嘛。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