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哥华知青联谊会

我们的青年点、集体户、连队、农场、五湖四海、蹉跎岁月

 
 
 

日志

 
 

黄母鸡遇难二十四周年祭 曹小莉  

2012-09-02 16:10:15|  分类: 往事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中国最后一次的养鸡伤心史始于七九年秋天,那时我已经具有常人没有的自由,沾我先生的光,可以破例在高楼养鸡,我的鸡成为保护对象和统战对象,这关系到祖国亲人和领导对海外游子幸福生活的关爱,当然要爱屋及乌了。
不幸的是,我父母的隔邻并不知这只胖胖的黄母鸡关系到中国的对外形象,他们只想到如何以最小的代价来满足自己的口欲。八零年春,我的黄母鸡寄存在魏公村外文局宿舍父母家中,应该是个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却被刚从国外工作回来的一对四十岁左右的夫妻偷吃掉了。如欲了解详情,请读我一九九五年写给台湾艺术家月铅姐的信吧。行文至此,意犹未尽,翻出一篇几年前未写完的祭文,黄娃娃,正如我知青朋友吴民强先生所说,你身为一只鸡,有人这样念念不忘为你撰文,你也不枉来到世上一趟了。)

黄母鸡遇难二十四周年祭 曹小莉

我可爱的黄母鸡如果没有死,今天也许已经是鸡瑞了。人活百岁为人瑞,黄氏既然为禽,只好降格以求,以二十五年为限了。

话说一九七九年秋,我新婚燕尔不久,一日和苏阿冠在北京和平里农贸市场闲逛,满目都是肩挑手提者,卖的是活鲜鱼虾鸡鸭,新绿蔬菜水果,外加花生果仁编筐织篮,真是琳琅满目,民生鼎盛。一年轻农民手抱一只大黄母鸡,在那儿是连说带唱,围了十几个人观看。只见这只鸡深黄色羽毛丰润,眼睛又大又圆又明亮,脸和冠子都很鲜艳,是一个极为健康漂亮而又丰满个大的母鸡,我一看就被吸引住了。我从小对鸡就有深厚感情,此刻就如同小孩见到玩具一样,拉也拉不走了。

这个农民操着一口京片子,夸他的鸡是天下最好的品种,如若不是他娘生病要买药,他们家决不能出卖这样的宝鸡,说到伤心处,咽喉有点失控,人群里有客人动心,一听索价八块半就退了,老实说这价钱是太高昂了,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才四十六元一月,令人对卖家的诚实度产生疑问。黄母鸡脸涨得通红,好像也在为找不着婆家而着急。突然间她“咯咯蛋!咯咯蛋!”地大叫起来,卖家大喜,原来她竟然不负厚望,当场为主人下了一个大蛋,震惊四座。主人马上抓了一把糙米喂她,以示奖励,她一边吃一边叫“咯咯蛋!咯咯蛋!”,呛得脸更红艳如花,甚至一度呛得米都吃不下去,仿佛不报功人家不知道,非得脸红脖子粗一再强调不可,真是只朴实的农家母鸡,没有一点城里鸡的矜持含蓄。这个蛋巨大无比,可能几个蛋就称一斤,人群中开始有讨价的声音了,我沉不住气了,用八块钱的天价把她抢到手,也不让人捆绑,一路象抱孩子一样把她抱回了家,那年头,周围的小土鸡一两块就能买下一只,她也算是身价数倍,对得起娘家养育之恩了。

从此,她就成了我们两人的宠物宝贝,要感谢党中央的英明政策,对来华帮助建设的外籍专家网开一面,竟然破例让我丈夫在四楼公寓里养鸡,间接地我就得到了这个特权,真是感恩不尽。一进家门她就有了名字叫作黄娃娃。她跟着我们吃香的喝辣的,过着幸福的生活,不久就忘了农村的爹和娘,当然也失去了在乡野里啄食小虫蚯蚓的乐趣,有一得必有一失,正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也。

黄娃娃不久就声名在外,到吾家拜访我丈夫的中国同志们领导们,也就是那些中级、高级、男、女工程师、科长、处长、院长、部长、首长们, 他们象发现新大陆一样发现,苏博士的新婚太太上着大学还这么不务正业,也不迅速生个一儿半女的,没事儿在家养鸡玩。当然他们对黄母鸡的评价极高,传的神乎其神,似乎她是一只金凤凰.
她的体重超大,不知祖先来自哪个省份,不是一般的汉族种。可能我具有爱心,饲养有方,每天与她叨叨咕咕,套用现今西方理论,花花草草皆有情,奶牛听音乐还能促进产奶量呢。她有时不到二十四小时就产蛋一只,还是双黄蛋,创下一月下三十四个蛋的记录,我的那些小资味儿特重的朋友们倒是隔三叉五地拎点儿糙米碎谷来喂她,并极力想训练她不要随地大小便;我丈夫统共只会说十几句中国话,现在可抓着个听众来练他的发音了:“huang mu ji, ni yao chi hua sheng mi ma? 黄母鸡﹐你要吃花生米吗?”

他们外国习惯动不动就发新闻信,何况这又是他回国寻根、情陷中华进而安家落户的最新报导,于是他加拿大的父母兄姐和分住在北美英国各地的七亲八戚,美中友协的数十个金发碧眼的朋友,芝加哥AMOCO石油公司的同事们都看到了我们一家三口的彩色照片,知道了这只不同寻常的黄母鸡,以及一个不懂中文的外籍华人闯入七十年代末的中国腹地并结婚还想留下“为人民服务”的种种故事,那时几份美国英国香港的英语杂志都刊登了他为什么要去中国寻根以及在北京的生活图景,黄母鸡也主贵鸡荣地堂而皇之地上了画报,显示出我泱泱大国的雌鸡之风。

哀哉,那一对熟悉西瓦西里文字,被单位派到非洲工作过的外文局偷鸡翻译,怎么就看不到黄娃娃卓尔不群的风姿?怎么在他们的眼中,黄娃娃只是一锅免费的鸡肉鸡汤呢,至今我也无法想象,他们懂得美学吗?二十四年过去,我的心还在隐隐作痛,我要我的黄母鸡!!!

(索性附上我一九九五年写给一位酷爱画鸡鸭鹅女画家的信中片断摘要)

亲爱的月铅姐:

谢谢你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充满艺术气氛的赏月夜晚。在你家几亩地的后花园中,一轮金黄皓月半隐在树林后面,胖胖的白鹅象拙朴的农家少妇,丰满又可爱,看见我走近,惊讶地把脖子伸得长长的,高昂着头凝视我这样一位不速之客,竟敢在夜色中窥探它们的隐私。不远处一群群鸡鸭在松软的泥土中养神歇息。

我生平最喜欢黄红颜色的母鸡,有一篇“黄母鸡”的故事时时在心中出现,催促我把它写出来。十六年前,在北京我们的公寓新居中,她是新婚主人的宠儿。楼高五层,她只能在家里走来走去,兴致高时躺卧在来访客人的冬大衣里下个蛋,被阿冠的美国朋友誉为“天才”。她胖而不肥,重而体态轻盈,神情从容不迫,喜欢跟人一道进餐,陌生人来时绝不惊恐躲避,最喜卧人臂中被人鉴赏,于是常被我们的中国邻居及我的好朋友们抱来传去,抚摸那闪着光泽的红黄色羽毛,赞叹不已。有时听到动听音乐,她会突然停下,单脚独立,头偏向一方,侧耳细听,翅膀半伸展,站立良久,作出芭蕾舞状,被我的大学老师、来华教书的英国老作家赞赏“How musical she is !” (她好有音乐感呀!)

她的芳名远传到我丈夫加拿大众亲友耳中,从信中都知道我们的“黄娃娃”,还曾载入美国朋友的新闻报导中。八零年春我们出门旅游,把她寄养在我父母家,被外文局宿舍一对具有大学学历,还曾在非洲工作过的隔邻夫妻偷走煮汤吃掉了。我回家后差点哭昏过去,父母只好谎言说她走丢了。

黄母鸡太养尊处优,不知人间险恶,无意间走出家门,结果成了对门邻居的桌上餐。此杀鸡之仇,至今我仍耿耿于怀。我父母碍于同事情面,吞了这口气详作不知,在我出国之前一直没告诉我真相。时至今日,这对表面斯文的夫妻仍逍遥法外,恐怕也有五十开外了,想必还安居在北京,我只记得那位女士的名字叫鲁中惠,是住在对门的阿姨,她的哥哥是我家世交的女婿,为了这一层关系,我父母没向我透露真相,害我错怪黄母鸡多年,怪她无情无义突然离家出走,而且一去不归,以为她自寻一红公鸡私奔了。

在你家中,这一幅幅鸡鸭鹅成群的图景久久萦绕心中,我一直想把那天晚上充满我心中的田园诗情告诉你,用你的妙笔把它画出来。原来世界上也有和我一样对这些“大鸟”如此偏爱的人。她们是你油画和皮雕的模特儿,黄母鸡却是我脱不了幼稚的明证,和她在一起玩,能使我无忧无虑,天空都更明亮。难怪我在中国人圈子里显得很笨,但在人际关系简朴的温哥华却如鱼得水,除笨有精呢。

一九九五年于温哥华
[08/29] <知青>电视剧观后感再议
[08/29] 萨尔萨热歌劲舞观赏记
[08/29] 读失眠夜散文观半裸中年华妇跳舞有感
[08/29] 一石激起千层浪,网友热议肚兜秀
[09/01] 我爱宠物,我的伤心养鸡史
[09/01] 黄母鸡遇难二十四周年祭 曹小莉
Read more: 黄母鸡遇难二十四周年祭 曹小莉 - shirleysaq的日志 - 贝壳村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