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哥华知青联谊会

我们的青年点、集体户、连队、农场、五湖四海、蹉跎岁月

 
 
 

日志

 
 

“鬼子又来了”—— 记日本专家Muro博士轶事 董溦漪  

2012-08-31 14:37:31|  分类: 评论议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子又来了”
—— 记日本专家Muro博士轶事  
                                                                           董溦漪

八十年代中期,中国的改革开放曾经历大力引进国外智力的阶段。我单位借助一笔联合国援款,引进了日本著名NTN东洋轴承公司退休高级工程师Muro博士,他将作为顾问、阶段性地在中国工作一年。由于长期与世隔绝,大多中国人对日本人只留下电影中“鬼子进村” 的印象。这位日本专家的到来,足以使人展开丰富的想象。我单位预定了外事纪律:免谈政治,特别是中日之间那段不堪的历史,以“不卑不亢”作为接待原则,生活上尽量满足他的要求,争取他为单位的科研工作多作贡献。当我在家谈及我要负责配合日本专家工作一年时,受过八年抗战磨难的母亲,无言之中似有“别样滋味”充斥心头。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位瘦小、缅腆、穿着普通西服、口含烟斗、面目慈祥的老人。我单位为他的到来开了小型欢迎会。所长致了欢迎辞,论到Muro博士讲话了。他用带有浓重口音的英语(规定的工作语言)说:“我不善言谈,没什么说的,我为能来中国工作感到十分荣幸。”说着,他拿出了预先写好的一张A3纸,打横后举了起来,上书两行中文大字,“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他说,这是中国孔夫子说过的话。老先生真有趣,看得出他除了英语,还通中国文化。这句话作为欢迎辞确实再合适不过,只是它本该由我所长表达才是!现时却让一位日本人拿来“得心应手”。这是可悲还是可喜?我百感交集,但这是被文革摧残得奄奄一息后的中国现状,这会儿我们的所长可能感慨更深。

另一次“事件”,发生在Muro先生结束阶段性工作,准备回国休息一段时间。我单位为他饯行。出席欢送宴会的除了所里领导,还有市机械局的领导,约十来人。客套之后,Muro博士兴致所至,又玩起了文字游戏。他拿出预先写在一张小纸条上的一首诗,给坐在他左边的机械局长看。局长看完后,没有明显的反应,转而交给自己左边的人看,在传看的过程中,没有人发言。最后,纸条转了一圈传到了Muro先生右边的我手中。“韩退之”,第一行作者的名字赫然入目。原来是堂堂唐代诗人韩愈的诗,记得是一首离别感伤诗,适合当时场合。我突然想到,造成在座各位沉默的原因一定是不知 “韩退之”为谁。经我点破,大家果然都有了反应。说“鬼子”很“鬼”还是有道理的,他不写人人皆知的“韩愈”,偏要用我们理工出身的领导人不可能了解的字、号。 不知他是故意考考我们的领导,还是无意或是作秀。但无疑这又是一场9:1的文化PK!我们要感慨的除了教育,不得不承认自己与世界的差距,这是国门一旦打开后无法回避的尴尬事实。
从唐诗的伤感,Muro博士顺便谈到他的“悲观主义”人生观。这与当时我们“被”自诩为革命乐观主义人生观形成了强烈反差。我震撼,又理解。退休使他在日本失去了利用价值,而中国的改革开放又使他找回了人生价值。他百感交集的心情与感情丰富的古诗人易生共鸣。他自恃十分珍惜这份工作,在指导我们的部级课题“轴承尼龙保持架的研制”过程中作出了重要贡献。后来,这个项目被当时机械部评为一项重要科技成果,我还代表单位去北京参加了“全国引进国外智力成果展览会”,会上宣传了这项成果。这项成果应是他一年来最出色的成绩。

Muro博士在一年的工作中,与所里同事结下了深厚友谊。他没有架子, 年轻人跟他学习日语他也耐心施教。他七十岁生日时,所里为他买了三层塔形大蛋糕,他十分激动,在生日宴会上,向一位女技术员敬酒时,竟高兴得单腿下跪,大家为之惊谔。他回国后,仍与我单位保持密切联系,积极安排年轻技术人员去他的NTN公司实习。
Muro博士说,日本文化的根在中国,他来寻根了。工作中他经常会穿插讲到中国的历史故事,三国的故事他最熟悉。他对艺术也喜爱有加。有一次,在他所住的西山宾馆画廊,展示了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教授陆放先生的木刻画,他非常喜欢。要我联系陆放教授,并要求买他的画。陆教授得知后,利用周末在自己的画室接待了Muro博士。并向他详细介绍了版画创作的全过程。他们两人相见如故,Muro当场选购了几幅,记得其中一幅名为“咆哮的黄河”,是陆教授专程去黄河采风回来后的得意创作。90年代初陆教授去日本办个人画展时,Muro先生积极为其展览场地事宜提供建议和帮助。

记得那天Muro博士购得画后,大家一起用了中餐。餐毕,我和陆教授都想起要求服务员将剩余的点心打包。这是改革开放后,国民改变陋习刚刚流行起来的风气。看到我们要求打包,Muro先生笑着说:“你知道,西方刚流行餐后打包时,是怎么向服务生说的吗?请拿一个Dog bag 来!”言外之意,打包回家的食物是喂狗的。他问我是否用的这个词,说得我与陆教授都笑了。Muro先生这回show得是西方文化知识。
Muro认为,日本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受东西方文化的冲击,日本民族是个复杂的民族。我相信这一说。至少他本人有外在标志。比如他爱喝茶,也善饮咖啡; 爱看英文小说,还读中国古诗; 既抽雪茄,又用中式烟斗。他曾特别提出要求我帮他购买中国古代用的特长烟斗,并要求越长越好,作为记念品。可惜,刚被文革破了“四旧”的中国城内,哪里还看得见这个东西!没有为他买到这个长烟杆在一段时间里成了我的一大缺憾,因为毕竟他极少提出工作之外的要求。

听说我九十年代初离开单位南下深圳,工作比原单位紧张。Muro先生来信要我注意休息,同时鼓励我不要忘记多读书,并提醒我利用靠近香港的优势,多买点英文原著来读。他与我谈论较多的还是他读到的中国书籍以及中国的新生事物。也许是我南下工作的变动,导致他在信中与我讨论到中国的“人才流动”问题。94年我辞职离开单位后,通信中谈论的问题不受约束了(当然,我还是从未谈及中日那段敏感历史),其中一次交锋,是当我片面提出资本主义社会由金钱主宰时,他不同意我的观点,写道:

“ You said capitalist society is simple because it is dominated simply by money. No! It is not true. Capitalist society is successful only when the society is consisting of the culture that money is not the unique value in human life, for example, Puritanism in the early stage of United States. In Japan, it is said that the philosophy of Wang Yang Ming(王阳明) took part among local government officers. ”
“There are many posts or positions in a company, may be associated with some power. But we don’t think these posts represent the order of power. We think: the post is a role; role of president, role of director, role of workman……they are not hierarchy,they are like the part in a ball game as forward center, center attacker, defense and so on. Of course a leader is necessary in a team. He or she must show the target to the team, encourage to get goal. But how to get goal is depending on the idea and effort of each team member and teamwork. No money-reward system. That is also the Japanese TQC (Total Quality Control).” 

也许从他最后一封信中,我才看到他“悲观主义”的真面目。信中说:“我来日无多,你还年轻,多给我们老人写写信吧。” 为此我感到惭愧。96年的一天,我突然收到了他夫人和女儿的联名信(相信因他夫人不会英文, 由他女儿代写) ,告知Muro先生“已经进入天堂、陪伴上帝去了”。我没想到,一位从来没和我谈过身体状况的老人,说走就走了。也许,无法战胜的人生规律是他悲观的一大原因吧!

愿Muro先生在天堂里能拿着他想要的特长烟杆,抽着他爱的烟,继续关注中国的新鲜事物,不再悲观。

这是我近距离接触过一年、又通过几年信的一位日本知识老人朋友,至少与上辈人谈“日”色变、心有余悸的“鬼子”感觉不大一样了。


                                                                                             转摘自<温哥华文化沙龙>朋友之间通信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