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哥华知青联谊会

我们的青年点、集体户、连队、农场、五湖四海、蹉跎岁月

 
 
 

日志

 
 

连队往事 紧急集合 (高怀真)  

2012-04-03 09:43:32|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到连队不几天的一个深夜,一阵急促的军号声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不知是谁嚷了一下:“是紧急集合号,快起床!” 又听得有人在骂骂咧咧:“这个副连长又在抽风了,哪根筋搭错了还是脑子进水了?”  尽管我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作为刚上任的班长,嘴上不便附和,动作也不敢怠慢。说时迟,那时快,我一骨碌爬起来,穿上衣服,赶紧从枕头底下取出早备好的军用背包带,按照一排长昨天刚给各排示范过的快速简易打背包法,三转二绕打好了背包,双肩一背,再跨上水壶、手电和饭盒,一个箭步冲出了大门我们班是第一个到达排集合点的,我心里美滋滋,挺得意,认为紧急集合就是各班排的速度大比拼,根本没料到后头发生的事。

  不一会儿,各排到齐清点人数,副连长一声“立正”, 大家哗地一下来个双脚并拢,挺胸收腹,直立立地杵在那儿。接着,他厉声地下达军事命令:“刚接获情报,有一小股老毛子兵(俄国兵)正向我方逼近,为保存我四连兵力,上级命令我们以最快速度转移。” 紧接着一声“跑步走”,稀里哗啦的脚步声和叮叮当当的水壶、手电的撞击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队伍绕着连队奔跑,黑灯瞎火的也不知转了多少圈,直转得我晕头转向,气喘吁吁,直想吐。不知过了多久只听一声“齐步走”然后又是“立停”, 队伍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

  这时场地上的灯亮了,副连长用手电将队伍上下扫了一遍,大声点名三位战士出列。这一出列不打紧,把大家看得笑翻了天。一位战士双手抱着一大卷被子,那是早已散了架的背包。另一位干脆把背包扔在地上原来他在跑步时发觉哪儿不对劲,自己的衣前后倒着穿了,扣子在背后,自个无法扣上,二个袖子总往下滑,所以二只手不停地往上拽袖子,现在扔了背包正在换穿上衣。最后一位老兄更有趣,索性光着双脚直愣楞地站在那里。副连长问他鞋呢,他说慌乱中穿了一只拖鞋,一只球鞋,跑了几圈后嫌麻烦,干脆甩了。 

副连长瞪着牛眼,扯着嗓门就像在宣判死刑:“现在我宣布战斗结束,不幸的是四连已被敌人全部消灭。” 大家一下愣住了。他接着训道:“这是一支什么队伍?怎么还笑得声?哪有战士抱着被子光着脚行军的,身上的东西整得叮当响,你们目标早被暴露了。这不是去送死?还能有哈(啥)战斗力?” 这下他真动怒了,那驴脾气倔起来,就差没把人吃了。我们原以为这是一场闹着玩儿的游戏,没想到他却把它看得那么神圣和严肃。

  副连长叫张万友,是66年转业到北大荒的军人,连队没有正连长,他成了首长。他平日里见到人,只会瞪大眼,楞楞地朝你憨笑,坳黑的脸膛上刻着岁月磨砺过的痕迹。他说起话来总是一个字一蹦,半句话一顿很少能把一句话说周全。 

  现在他满脸严肃,不知哪来那么多的话,字正腔圆,句句说得完整,完全判若两人。最后他还得意地说:“你们这些小知识分子儿,都说我是大老粗,其实我是粗中有细,细中有马列主义。” 此话一出, 轰的一下,大家全乐了。好一个忠实的马列主义追随者,我忍不住要问副连长,你能解释一下什么是马列主义吗?此话从此成了他的至理名言。

  第二天,女生大通铺里流传开一段顺口溜:“ 秀才遇见阿城兵 (他来自阿城农村),南腔北调扯不清。白天压迫不过瘾,夜半再袭犯神经。小权在手算你狠,唯有阎王抽你筋。”尽管有人不满、诅咒甚至骂街,都是私下里较劲,而以后的每次紧急集合,一想到他那个吹胡子瞪眼、怒发冲冠和军令如山倒的认真劲儿,我们这些不带领章的大头兵再也不敢拿此当儿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