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哥华知青联谊会

我们的青年点、集体户、连队、农场、五湖四海、蹉跎岁月

 
 
 

日志

 
 

“泄漏最高机密”事件——大串联记事 ( 董微漪)  

2012-02-28 01:08:20|  分类: 往事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年11月中旬,文化大革命进入了如火如涂的大串联阶段。我与四位关系不错的女同学共五人也“不甘寂寞”,扯起一面“红色娘子军”的小旗,每人买了一个红袖章套上手臂,以“红卫兵”的姿态参加了所谓的革命大串联。当时最流行的一种大串联形式是徒步行走,也称为“长征”。很多“长征”的学生都是沿着铁路线走,两条铁轨是最好的指路牌,不用问路、不会迷路。最大的好处在于走不动了,找个机会坐上火车非常方便。不少线路的火车可以让学生免费乘坐。当然很多“意志坚定”的革命小将是真的愿意学习红军长征的精神,坚持徒步走到底的。北上串联的南方学生一般选择北京,那儿是全国革命的心脏。从北方南下串联的学生很多去湖南长沙韶山、江西井岗山等革命老区。我们预先没有设想好具体的目的地,只是从杭州站出发沿着沪杭铁路向上海方向行进,想着走到哪就算哪儿。说实在的,我们5个不是来自红色家庭、17岁的女孩,懂得什么“革命”和“革命串联”呢?随着所谓革命串联的大潮,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才是内心真正向往的。

我们各自向家里要了点零化钱上路了。一路上不时碰到南下串联的学生。有的还是一个人的“长征”。每当碰到迎面徒步而来的学生,我们会齐声高喊口号,比如:“向革命战友学习!”“向长征战友致敬”!以此作为相互的问候及勉励。对方也会以 “红军不怕远征难!”“将长征进行到底!”等口号作为回敬。有时则以高唱毛主席语录歌如“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作为互敬互勉。这种特殊的革命礼仪在那个狂热的年代还真得能鼓舞人心、感天动地,让我们一路坚持。经过一些较大的站如长安镇等地,我们发现镇政府设有接待红卫兵的茶水站,镇里招待所还可以供红卫兵住宿。一天下来大概走过了几个车站,我的脚上已经打起了5个水泡,实难继续行走了。毕竟我们都是城里的孩子,于是我们决定坐火车继续北上。

         由于学生大串联的影响,当时全国铁路运行相当混乱,有的火车本来已经挤满人了,但学生还要拼命往上挤,很多人干脆从窗子爬进去。已经不记得我们是如何挤上一辆火车的。显然只要有允许学生的火车我们都会上,不管开往何处。例如我的弟弟,他串联到西安后正好赶上了一班去新疆的火车,于是他就顺风顺水地坐了几天的火车到了乌鲁木齐,回来后大吹新疆人是如何吃烤全羊的。可是没想到我们乘坐的这辆火车到了南京就不走了,原来南京是终点站。到站后,我们不得不下车,也不敢出站(怕出站后进不来),在南京车站的站台上继续等待北往的火车。

此时,意想不到的一件巧事随着一辆特快列车的进站奇迹般地发生了。我此生与二姐很有缘分。暂且不说现在双双共居北美,90年代初,我调去深圳工作时,她们夫妇居然也同时间调来了深圳。我下乡到北大荒农场,她不久出差牡丹江,专程到访我的农场。一个女生在一望无际、野狼出没的荒原,步行十几里地找到了我的连队,在我看来,实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一举轰动全场知青。这是后话。这次文革串联途中,在南京的火车站台上,我万万不会想到,当一辆快车缓缓停在我的面前时,二姐的面容会赫然出现在车窗之内。“二姐!”我惊奇地大叫,在全国大串联到处人满为患的茫茫人海中,居然在这一地点巧遇,简直是亿万分之一的偶然性,怎能不是冥冥中老天的安排。“下车说!下车说!”我连连大喊,我想让火车车门打开,好让我上车。可是经二姐询问,这辆特快列车不对串联学生开放,而且只停几分钟就走,根本不开车门。我只得匆匆与她约定,如果能到北京,再与她联系,随后眼睁睁地看着她的火车驰离站台。

我们总算还是挤上了一辆去北京的火车,其拥挤程度无法想象。有的人钻到座椅下面,有的人爬到行李架上。我们坐在列车车箱地面上丝毫动弹不得。看到座椅下、行李架上的人还真有点羡幕,他们至少似躺非躺、身体略可舒展。但比起挤在厕所里的人,我们还是好一些。有人如厕时,他们不但要不时地挤让,还要忍受难堪的气味。由于拥挤,到站购物自然极不方便,大家有啥就买啥充饥。说实在的,到站谁也不敢随便下车,能挤上来已够不易,下去后如有别人上来,极有可能你就被排除在外了!记得在路过的停靠站曾买过一盒苏州豆腐干和一块很干的卤猪肝充饥,因为太干难以下咽。列车上的开水因为拥挤无法供应,很多人喝水就靠到站时拿水杯伸出窗外让站台上的人帮助接点自来水喝。首次出远门的我们,真谈不上什么旅行的愉悦,大家盼望知道的只是火车开到哪了。

到了北京,出了火车站竟有人主动来迎接我们,此举完全出乎我们的预料。我们被送到一个部队招待所,好像是临时安排作为串联学生的住宿。尽管招待我们的饭菜质量差些(主食是红米,副食好像有蔬菜、咸菜等),但不用花钱就不错了。我们住在一间较大的房间,内设统铺。感觉很好。此后,我们天天外出,不时跑到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等地去看大字报,写得“好”的,就认真抄录下来。当然最大的收获还是顺便去了著名的颐和园、故宫等风景名胜地。

11月24日这天,我去了二姐的工作单位。二姐65年大学毕业,分配在五机部属下的一家设计研究院。那天她刚得到通知,第二天(即11月25日)毛主席要接见串联的学生,他们单位很多年轻人也要去接受接见,并手举红旗组成红海洋方阵。二姐也得去的。得到这个天字第一号的消息后,我来不及同二姐回到她的住地看看,兴冲冲地赶回了招待所,我想尽快与我的同学和同室学生分享这个消息。

        在我回到招待所、第一时间宣布了这个消息后的几分钟,我的人生经受了一场极大的政治考验。不久,一位解放军战士突然非常严肃地出现在我的房间。他责问道,“刚才是谁说了明天毛主席要接见红卫兵的?”在得到我的回答后,他凶巴巴地朝我叫道:“跟我来!”他把我带到旁边的一个小房间。然后又离开了,“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个人在莫名的恐惧中呆了几分钟后,他又进来了。他关上门开始单独审问我:

  “你叫什么?从哪来的?” “我叫董XX,从杭州来。”

“你是怎么知道明天毛主席要接见红卫兵的?”  “听我姐姐说的。”

 “什么时候听说的?在哪听说的?”   “今天在我姐姐单位听说的。”

  “你姐姐叫什么名字?” “叫董XX ”

  “你姐姐在什么单位?”  “ 在五机部XX设计院”

  “你今天还去过那里?”   …………

  “你还跟谁说过此话?         ………….

  “你知道随便传播这种消息的严重后果吗?”

………..

       我战战兢兢地回答问话时,他拿着笔在记录。记完后他开始严厉地呵斥并严肃警告我:回去决不能再随便乱说。审问和教训大约持续了十几分钟。我被吓得全身发软,心惊肉跳,大脑一片空白。一个17岁的孩子,我哪会知道中央领导的行踪是最高机密,不得随意传播。普通家庭出身的我,初涉社会,哪有中央领导的安全意识。本来只图报个喜的,却招来一场祸水,这是17岁的我第一次与社会的正面碰撞,看到社会的严峻和莫测。此时我还担心,如果他们去二姐单位调查,会有什么严重后果。回房后思前想后,心潮难平,祈祷这场风波能尽快过去。

     当晚大约12点左右,我们被叫了起来,正式通知大家集队往天安门出发。我们的住地离天安门不近,由于有几个方向的队伍同时向天安门进发,只记得一路上走走停停,行进速度极慢。我因白天受了惊吓,半个晚上又没安睡,此时感觉相当疲乏,常常队伍一停下我就瞌睡,竟创下了站立睡着的记录。好在队伍非常拥挤,站着打盹的人想倒都倒不下来。也不知到达天安门是早晨几点,反正到了天安门广场已经人山人海。天也亮了,大家席地而坐等待。本来还想找找二姐,可是人民大会堂近在眼前,却寸步难移(实际上广场上的活动是受管制的)。十一月25日当天上午也不知道是几点,我们在浩大的天安门广场,遥望到了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林彪、周恩来三位领导人向我们挥手的身影。因为广场太大,中间隔着这么宽的长安街,他们的人形显得很小。在此起彼伏的“万岁”口号声中,这一次的接见他们没有讲话。想不到第二天26日,毛主席又一次接见红卫兵,而是坐着敞篷车接见。后来听说这两天的接见被称为毛主席的第八次接见红卫兵学生,也是最后一次。而26日我们已经被送上了南下返回的火车。

        这场大串联中发生的“泄露最高机密”事件,最终没有对我和二姐产生严重后果。但是给我的教训却令我至今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