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哥华知青联谊会

我们的青年点、集体户、连队、农场、五湖四海、蹉跎岁月

 
 
 

日志

 
 

纪念吕善(叶坦)  

2012-02-17 16:45:49|  分类: 往事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到吕善谢世的消息,心头一惊。但是下意识地不愿多想,因为到了这把年纪,生离死别已见得太多,呼日其格五十多个知识青年,断断续续走剩了四十多,以后只会越来越少,这里边是没有什么悬念的,想多了心里不好过。然而我又不能不想,因为走的都是我兄弟姐妹,数十年白衣苍狗,我再没有碰到插队时那样情同手足的朋友。当跑得太快的社会把我们插队这帮人差不多忘干净了的时候,这帮人自己却互相记罣着,分享着自己的快乐与痛苦,因为那些年的求索、劳作、困顿与艰难已把我们永远栓在了一起,想分也分不开了。


吕善和我在一个院子里长大、在一个学校从小学读到高中,但是那时男生女生之间有一条界,我等于不认识她。直到一九六八年,我们乘着同一辆卡车,一直往北,开到中蒙边境。车上的人谁也未曾想到,那是一辆把我们联在一起的命运之车,那一车人注定要相识、相交、相濡以沫,直到死亡把他们分开。那时大家心里都很迷茫,但又需要强撑着,逼着自己相信那一切不仅是正常的,而且是伟大的。我们人生的花季正好遇上了史无前例的风暴,身不由己,更是心不由己。而那时,吕善常常选择的是沉默。在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年代里,沉默是高贵的。回城后她有找过我几次,除了咨询她女儿留学的事,多数都是给大队同学制作光盘的事,人也会笑了,话也多了。当时我有点诧异,原来她对大家的事那么热心,其实她从来就是那样。如她的名字,她善良,而善良是不需要标榜的。


遥望大洋彼岸的古国,我早已失去了把那里的众生作为一个总体来褒奖或针砭能力,因为最优秀的和最恶劣的人都在那里。然而我却庆幸我在那儿的草原上结识了一群真正善良的人,无论命运对他们怎么样,他们都宠辱不惊,不改本心的善良;无论我怎么样,他们对我的关心与爱护都是由衷的。我们曾一起在风暴中疾行,当时似乎把伤痛与疾病都抛在了身后,可是它们是抛不掉的,我们一点点老了,它们就一个个把我们追上。最早它们把李荣泽从我们身边拖走,这个头一开就止不住了。生死有命,但我们的人有些走得过于早了,如果当时的条件好些,不至于这样。何源走得时候,我给他写了一对挽联,下联已记不得了,上联是:与人无忤、与世无争,先生有德胡不寿,这联用在我们大队先走的人身上都是合适的。当时也曾想写点文字纪念何源,几度拾笔,思绪万端,竟写不下去。


现在吕善又走了,我们的人越来越少,每走一个人就带走我心的一部分,一个接一个,直到把我的心挖空,也许不到心空的时候,我也已经走了。如海明威在《丧钟为谁而鸣》中所言,他们的丧钟是为我而鸣。

 

叶坦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