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哥华知青联谊会

我们的青年点、集体户、连队、农场、五湖四海、蹉跎岁月

 
 
 

日志

 
 

连队往事 梁国华之死 (高怀真)  

2012-01-11 14:07:22|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月中旬一连下了几天暴雨,一场洪水冲垮了连队的营房。那天一大早,全连战士被迫冒雨转移到附近的生产队,暂住在像个仓库的地方。

不停地下着,晚上清点人数,少了一排一班的梁国华。一查问,他在吃过午饭后一个人回连队,取象棋去了。

天已经黑了,他早该回来了!副连长张万友着急了,带领几个男生,披上雨衣,持着木棍,打开手电,在漆黑一片的风雨中,一边走,一边照,一边喊:“梁国华,你在哪里。”“梁国华,你快回来呀。”

通往连队和生产队的是一条土路,而此时,雨水泥水洪水搅在起,已经分不清哪是路;平常走个来回只要三十多分钟,现在已经两个多小时了。梁国华呀梁国华,你到底去哪了?

梁国华是我的中学同学,身高一米八,国字脸,鼻梁上架一副深度近视眼镜,讲起话来知乎者也,凡事好刨根问底,我称他老夫子。他性格孤傲,喜欢独来独往,天马行空。 三个月前,包括梁国华在内的我们上海市北中学一百零三个同学,同坐一趟知青列车,经过三天三夜的颠簸,来到我国最北的车站——黑龙江省孙吴县的龙镇车站,在一个叫老站的地方,一起成为黑龙江建设兵团一师新编直属工程四连的军垦战士。连队的营地是原部队烧窑后废弃的驻地,除了一间泥垒的土房和几个帐篷,几乎一无所有。全连四个排和一个后勤班。二个女生排主要负责脱砖坯,二个男生排除了脱砖,还负责砍柴、劈柴柈子、码垛和烧窑。我们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开始了北大荒的创业生涯

这一夜异常漫长。

天亮了。第二天连队发动全体男生,由当地老乡当向导,分成几个小组,再次四出寻找。生产队和连队之间方圆几里之内,已被洪水淹成一片汪洋,连队和生产队烧砖挖土后形成的坑坑洼洼都在汪洋之下,处处是陷阱,搜寻十分危险。一天下来,仍然没有结果。

第三天继续搜寻。此时洪水渐渐退去,露出了道路、田地和大大小小的水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根据老乡提供的线索,先集中搜寻几个大坑。有的坑大到一个篮球场,深浅不一,最深处三四米。开始人工放水和掏水,工作量大,退水进度慢。怎么办? 副连长果然决定采用人海战术,手拉手齐头并 进,拉网式淌水搜索水坑。尽管时值八月中旬,北大荒的水仍然凉气逼人,人在水中泡长了,非得病不可,但是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全连男战士每人下水之前喝上一小杯白酒驱寒,过淌一个又一个水坑。

友们已经疲惫不堪了,大家既希望能找到他,又希望不要在水里 找到他。忽然一位战友脚下踩到了软软的东西,不经意地说了一句:“我好像踩到了头发。”边上的小刘听到后叫了起来:“啊,你找到了梁国华? ” 说者和听者都不敢相信,瞬间又吓呆了。所有的人全都围过来,用脚再试着去淌,确信脚下是人的身体后,七手八脚地把尸体抬到坑边。经确认他就是梁国华。他已经七窍流血,面目惨不忍赌。

战友梁国华,你才二十岁,你才踏上社会三个月,就在艰难困苦中无为地走了,既不是烈士,也不属工伤,故乡万里,化作一土孤坟。

我的心碎了,战士们的心碎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