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哥华知青联谊会

我们的青年点、集体户、连队、农场、五湖四海、蹉跎岁月

 
 
 

日志

 
 

我在海南当知青 1 (Elaine 梁)  

2012-01-11 13:58:48|  分类: 往事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海南当知青的日子 (Elaine粱)         

                                                                          一、打游击

1970年9月,我十九岁,我妹妹十五岁,一起从广州下到海南岛文昌县,在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八团当军垦战士。在团部接受几天培训后,我们乘大卡车进了山里,在一间农户家里,一个自称连长的人对我们介绍说,这里叫官寨村,连队将在这里新建,要开荒种橡胶。接着,包括我们俩一共五个女生搬进了一家姓林的农民家的仓库。那仓库连着猪圈和鸡窝,里面堆满了粮食、农具和杂物,我们在靠近门口的地方腾出一块空地,找出他家的几根木料,往地上一横,铺上连队分给每人的两块木板,打个通铺,再安上一盏煤油灯,就算安家了。 

忙了几个钟,有人要小解了,出门东找西找,怎么也找不到厕所。去问林家大人,我们的话他们听不懂,他们的话我们也听不懂,好在他家女儿小学四年级,听懂我们说的普通话,就用手指指房后的树林。

我们几个进了树林,转来转去,找不到一个像厕所的东西,这时才明白,树林就是厕所,随便找个地方蹲下,解决问题吧。 

我们几个慌张地四面瞭望,透过高大的椰子树和低矮的灌木丛,看看四周有没有别人;确实没有人,再看地下搜索,有地方透光,有地方隐蔽,有地方长草,有地方光溜;选个隐蔽又光溜的地方,一、二、三,一起行动。

光荣的知青,一下乡就遇到了考验。 

从此,五位满怀革命英雄主义的新军垦女战士,一上厕就像电影《铁道游击队》里的游击队员一样,钻进丛林,消灭日本鬼子,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每天一早一晚,只要有人喊一声打游击啰,大家结伴出发,人手一根竹竿,悄然来到林里,有人放哨,有人出击,然后对换角色。要是小解,速战速决,迎刃而解;要是大解,问题就没那么简单。 

问题不在时间长短,而在于出现敌情。 

敌情不是人,是一群鸡。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多的时候二三十只,就像接到了通知,或呼呼啦啦跟随在后面,或鬼鬼祟祟从树丛下钻出,当你一蹲下,它们就慢慢地包围过来,大解一出,一只只冲过上来争相啄食,搞得女游击队员狼狈不堪。 

慢慢地有了对策:或者选一棵大树,背靠树根挡住进攻;或者选好几棵临近的大树,解出一点,跳出包围,转移到另一棵树下;或者一人解手,一人站岗,再加一人挥舞竹竿赶鸡。每次大解要是顺顺利利,好像打了一场大胜仗。

好在游击只打了三个多月,我们这些新时代的游击队员搬回了连队营地。

 

 

                                                                   二  阿亮和他的老婆

 收工回来,大家听到了重大新闻:“不得了了,阿亮探亲回来,带来一个漂亮的老婆。” 

 阿亮来自汕头的偏僻农村,个头矮小,皮肤黧黑,老实巴交。他在农场刚新建时应召来到这里当农工,年龄也不比我们大多少。女知青们私下里聊过他,长得有点困难,到哪找对象?可是人家回去探亲不几天,连老婆都带来了!

 吃完晚饭,我换上干净衣服,和同宿舍的小周一起去贺喜。一进阿亮宿舍我俩眼睛一亮:宿舍成了临时新房,新娘子端坐在床边,好那个身材窈窕、皮肤白皙和眉目清秀。我们连忙打招呼,阿亮有点尴尬,新娘虽然听不懂普通话,还是点点头,欠欠身,客客气气地回了几句我们听不懂的汕头话。我俩从新房里退了出来,不约而同地啊了一声,心里暗想:“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阿亮凭什么找了这么一个老婆,仍然是个谜。 

 还没过一个星期,一天清晨我到食堂领早餐,见到阿亮耷拉着脑袋向前走,他老婆追在后面,尖声一样地吐出一连串汕头话。我听不懂但一定知道出事了。从那以后他俩叽叽咯咯不断,甚至半夜打闹起来,有时还得连长去劝架。可是闹来闹去阿亮总是输家,我有点为阿亮抱不平。 

 阿亮的老婆机灵,没太久就能用普通话跟我们搭话了,慢慢地我了解到他俩吵架的原因。原来她有一个哥哥就在另一个连队当班长,是和阿亮一起应召来海南的。她哥哥和阿亮都要谈婚论嫁,既是同乡,家里又穷,都付不起汕头地方上男方给女方的聘金,于是两家父母做主,两家兄妹换亲,互相免了聘金,阿亮的妹妹嫁给了阿亮老婆的哥哥,阿亮娶了现在的老婆。 

 我非常吃惊。城里来的知青对此不可思议。 

 阿亮的老婆本来不愿意这桩婚事。阿亮又笨又丑,自己聪明漂亮,怎么般配?但是,要是自己坚决不干,那哥哥的婚事怎么办?再说只要一结婚,自己就是农场职工,户口也转到农场,从此上班拿工资,这是贫困地区农民做梦都盼望的好事呀。怎么办? 

 没办法,命该如此。她顺从了父母的决定。

 匆匆忙忙的换婚使得阿亮夫妻俩的吵闹像是家常便饭。大家习惯了,如果有一天听不到他们的吵闹,会觉得少了什么东西。

 阿亮老婆的肚皮在吵闹声中逐渐变大,她生了一个女儿,全心痛爱着自己的小宝贝。有一天她松了口气对我说:“幸亏女儿像我。” 

 阿亮的女儿天天长大,肥嘟嘟的小脸上有两个迷人的酒窝,女知青们都轮着抱她,逗她笑。那时放的朝鲜电影《鲜花盛开的村庄》里面有个农村青年叫炳基,爷爷劝他娶个胖女孩,爷爷说好看的脸上长不出大米,还是胖女孩好,一年能挣六百工分。我们一来灵感,将阿亮的女儿叫作六百工分,另一对农工的儿子叫作炳基,时常拿些珍藏的水果糖或好吃的零食逗引他俩,轻轻叫唤:“六百工分过来,炳基过来。”两个小宝贝那伸手抢吃东西和摇摇摆摆地学走路的模样,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这么多年了,老路已经走过,但愿阿亮夫妻以及子女们都能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