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哥华知青联谊会

我们的青年点、集体户、连队、农场、五湖四海、蹉跎岁月

 
 
 

日志

 
 

我的9.11——撞击心灵的两分钟(转)  

2011-10-28 15:36:15|  分类: 佳作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真实的故事)

作者:Jason Zheng

过中秋节那天,正是全美国哀悼9.11十周年的日子。9.11带给美国人民心灵上的伤害和悲痛是无法形容和估量的。这一天,我们公司也安排了退伍军人和参战军属的纪念会。我被邀请了。公司要求大家带一两件军中奖章和纪念品,展示给大家。 

我平时很低调,不想寒暄客套,有意迟到了十多分钟。我悄悄地溜进活动大厅,取了一罐饮料,径直走到一个角落里坐下。厅里的红白蓝汽球和国旗布置得很有气氛。两个长条的桌子上摆放了很多食品和饮料。会场里嘈杂的人声带着点激动和兴奋。我认识的一个越战老兵,幽默、诙谐地讲述着他在海军陆战队时的经历。场内不时地发出哄堂大笑。别着几枚勋章的女人,绘声绘色的讲着她的孩子如何使用不同的最新武器,如何英勇遇险,临危杀敌… …。大家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交谈着。

整个会场,我没看见亚裔面孔的人。觉得有点孤单。下意识地伸手摸着兜里的那块铜质奖章------我儿子从阿富汗战场上带回来的。许多回忆,让我的心里沉甸甸的。我想我必须走了。当我悄悄地溜着墙边向外走,快要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人喊:“Jason(我的英文名) wants to tell us about his son's story!”(杰森,给我们讲讲你儿子的故事把)我回身一看,是公司的副经理布洛克先生。 我只好停住脚步。 他接着说:“Jason is a Chinese. Once, he sent his son to Air Force and then his son went to front line. His son is excellent and outstanding! Let's listen to him." (他把儿子送到空军,上了战场。他的儿子很优秀。我们听听他的故事吧! ) 我有点惊慌,不知所措,站在原地小声对着大家说:“我儿子在空军里只是修飞机雷达导航和武器制导系统的,只是用电脑 和仪器,没有用过枪。我的英语不好,没什么好讲的”。停顿了一下,我试着想转身再往外走,离开这里。这时厅里安静了许多。人们的目光望着我。我紧张了起来,手紧攥着那个铜质奖牌。这时,经理向我喊着:“Don't worry. I can Help you. Talking! Talking! Please !”(别担心,我会帮你的,讲讲吧,请讲讲吧!)没有了退路,只好讲吧!的确有一件让我刻骨铭心的事儿,可以告诉大家。九个月以前,我儿子第二次主动要求去阿富汗前线。他告诉我:那里现在的工作、生活条件比第一次去时糟很多。伙食很差,物资短缺,严重缺员。飞机的电子系统检修人员只有两个人了,而飞机的起降架次比以前多了一倍。只有他们两个人交替着24小时的工作来保证飞机的正常飞行。而他们却只有一张交替睡觉的床。儿子是个很细心体贴的人,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工作,他从不会在我们的夜里打来电话。

可是,这一天夜里凌晨2点多,电话铃响了。我睡意朦胧地躺着拿起了电话。

“爸…”是儿子很微弱的声音。

我问:“是你?怎么这个时候来电话?”

他又喊了一声“爸爸.....”。沉默了下来。

我清醒了一点,就说:“有事儿吗? 我在听呢。”

等了一下,他才吸了口气,大声了一点:

“爸爸我们有紧急任务要出去。每个人必须给家人打两分钟录音电话。我把你们吵醒了.....”他的声音有一丝紧张和恐惧。

我的心里有点纳闷,但我立刻振作了起来。

他接着说:“情况很特别,我不能详说,这是纪律。我们都穿戴配备了陆战队的重型装备。我…可能…也许....嗯…”他又停顿下来。

我知道儿子的语言能力不太好。我赶紧讲:“别着急,我知道你是最好的!”

对方沉默着。好像有人在催促他了。他突然大声地、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地讲:“爸爸,如果我回不来了,别难过。先别告诉妈妈。我想你们!替我照顾好妈妈!”

我一下子意识到情况有些严重。没时间了!我赶紧大声对他说:“儿子!别怕!你是...我们…,任何时候…保护好...,要活着回...  ”他没等我说下去,带着点颤抖的声音说“爸——,我—走—了!...”

接着,对方就没有声音了。

拿着电话,我一动不动,想平静一下。儿子的那声“我—走—了”像一个大石头砸进了我的胸膛。我脑子里一遍一遍重复着,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像雷一样炸响!我一下坐了起来,回想着刚才这两分钟的电话,咀嚼着他讲的每一个字。我突然意识到“我—走—了”这三个字的含义是什么了。 天哪!这短短的几句话就是儿子的临别遗言吗?这短短的两分钟就是我们父子的生死别离的时刻吗?天哪!我真的就从此再也见不到他了吗?平时我们父子情深,但都不善表达。彼此在对方的内心都占据着无可替代的地位。后悔啊!当他大学二年级弃学从戎时,我怎么没去阻拦他?悔恨啊!他第二次主动报名去阿富汗时,我怎么没反对呢?如今在他已站在了真枪实弹的生死战场里。是我铸成了这天大的错误!

“爸,我—走—了。”又在我耳边响起。天啊!如果真是这样,我将怎么....儿子啊,我唯一的孩子!即使赔上整个的世界都弥补不了你的失去!!! 我再也想不下去了。我心里的血向上涌,吸不上气来。我跳下床,想大喊,想咆哮!不知道抓了一件什么东西拼命咬在嘴里。我跑到卫生间里,头顶着墙,跪在了地上,全身抽畜而颤抖。过了很久,我的身体松软下来。我抽泣了起来,泪如泉涌。那一刹那好像流出了我有生以来的所有的眼泪......。

讲到这,我停顿了一下,才发现整个大厅里已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用肃穆而尊敬的目光看着我。我慢慢地从兜里拿出那块铜牌——在那次战斗任务中无论生或死都会得到这块奖章的。

感谢上帝!它让我的儿子活着把它交给了我。我捧起铜奖章说,“我不知道它是什么奖章,但是我知道它是一位将军亲手发的。我把它看作一位年轻军人的生命!”

我说完了,想转身离开会场。一个人的掌声带动起了全场的热烈、有节奏的掌声。全场起立。副经理带着头喊着我的名字:”Jason.! Jason! Jason.!”  还没来得及转身,我的泪水已夺眶而出.......。

这里的人们都是来自不同种族、不同国家和不同民族的移民。在任何时期不管他们赞同与否,美国政府发动和参入的战争中,都是他们承担着巨大的经济压力,承受着痛苦,不惜牺牲,奉献出生命!他们为什么会超越种族、民族的理念,被凝聚在一起?他们为了什么愿为国家的利益付出一切?他们的‘美国精神’为何如此强大?我被这掌声所感动,我被这里的人们所感动,我被这个国家的精神所感动! 儿子是我的骄傲!也是美国的骄傲!  

( 完 )

说明:(这个‘两分钟’之后,一场惊心动魄的突击行动开始了。他们乘坐直升机长途飞行,去营救一架迫降在塔利班聚集腹地里的巨型攻击机‘空中堡垒’。这架飞机正是我儿子专职保养、检修的几架之一,它在深入敌方密集区进行镇压式攻击时,被击伤降落。营救15名机组人员和价值上亿的飞机刻不容缓。派遣以最优秀的专业技术员为中心,由海军陆战队保卫的敢死队突入敌后方,这是军方万般无奈才采取的方案。他们凭着军人的智慧、勇气,凭着高技术、高人才以及超高的组织调动能力,在万分危急的战火中拼杀了十二个小时,付出了较小的伤亡代价。最后我的儿子完成了任务。活着和这架飞机回来了。)
 
评论:这篇文章写得非常感人。真实,只有真实的东西才是最感人的。正因为它的真实性,才让读者有了身临其境的感觉。作者虽然没有参加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却能让读者感受到它的危险和惊险,特别是感受到生与死只有一步之遥。这是一篇好文章!值得一读。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