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哥华知青联谊会

我们的青年点、集体户、连队、农场、五湖四海、蹉跎岁月

 
 
 

日志

 
 

过生日惹的祸  

2011-03-03 02:38:59|  分类: 往事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SUN 

 下乡的第二年,我们已经基本适应了那山沟的生活。初来咋到的思想波动也渐渐平稳下来。每天照旧是日出而耕,雄鸡报晓,晨曦中扛着锄头走进大田,日落而息,夕阳西下,沐浴着霞光,疲惫的打道回府,日复一日的也算波澜不惊。但是在秋后发生的一件事,差点把我们这些不谙世事的小青年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那是在庄稼已经脱粒入仓后,我们自以为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也该松弛一下了。这一年我们都刚满二十周岁了,同学中的“小诸葛”提议,何不借此时机,我们来举办一个“百鸡宴”,庆祝我们的生日。长时间的清汤寡水,也让我们有些垂涎欲滴,所以有人提议,大家是一拍即合。土豆,白菜,豆角,青年点菜园子里有,社员家里有杀猪的,就买了一斤肉,在供销社打了二斤白酒,哥几个油灯下开始了我们人生第一次和酒近距离的接触。

     农村的酿酒度数挺高,我们是初生牛犊,不知深浅,联想到糊了糊涂来到这陌生的山村,每天都是一成不变的原始劳动,迷茫的前途,毫无希望的期盼,荒废了的学业,家乡望眼欲穿的亲人,半碗酒下肚,伤感的情绪在同学中蔓延。有的默默无语,有的潸然落泪,有的低沉的唱起了流行在知青中的歌曲“世上人,讥笑我,神经病患者,我的心将永远埋没,有谁同情我 ........”,望着窗外清冷的月光,不知谁还即席吟了一首小诗,虽然没什么韵律,倒也挺符合当时的心情,几十年后,我仍然清楚的记得“一场秋雨一场寒,阵阵秋风好心酸,知识青年下乡去,何时才能返家园”,忧郁的心情加之我们都不胜酒力,不知不觉都是酩酊大醉,横七竖八的都倒下了,满屋狼藉,我们却全然不知。

     次日,快到中午了,我们才醉眼朦胧的爬起来,“小诸葛”还没心没肺的摇头晃脑的吟着“大梦谁先醒,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那架势,真把自己当着孔明了。我们倒是潇洒一把了,却不知大祸临头了。就在我们哥几个,推杯换盏,毫无顾忌的宣泄时情感,却把一件大事丢到九霄云外了,那天晚间全大队团员,包括知青在内,开整团动员大会,每个人都要过筛子,团员重新登记,不合格的就不给登记了,也就是变相清退。这么一个重要的会议,我们几个知青不但不参加,据说喝酒还弹冠相庆,(不知他听谁汇报的)这还了得,这是对这场运动有抵触情绪啊,大队团书记姓何,那简直就是给我们盖棺论定了,据与会同学描述,一副阶级斗争战斗脸,上纲上线,弦外之音是你们城里来的小青年,也太不把我何书记当回事了。几天后,告诉我们,第一批登记没有我们。责成我们写出深刻检查,在视我们的态度而定,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判了死刑,缓期执行。我们认为天都塌了,之后,就是没完没了的检查,最终还是大队的老党支部书记说了一句话,他们还都是孩子,不就一次没参加会吗,下回注意就是了。这样才对我们网开一面,不至于喝一顿酒就把团籍喝丢了。否则,这样的打击,对我们简直就是毁灭性的。

     事情虽然过去好多年了,但我们当事的几个同学时至今日,仍然能记住何书记那副恨不得一下子把我们赶尽杀绝的嘴脸,前几年我们知青给大队捐建了一座铁桥,在桥落成剪彩时,我们又和何书记不期而遇,还是经别人指点,弯腰驼背,两眼昏花,步履蹒跚,很难从眼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年身上找出当年的一点影子,来之前,原准备见到他调侃两句,见此情景,心里却忽然释然了,时间冲淡了我们之间的芥蒂,毕竟是在哪个不理智的年代啊。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