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哥华知青联谊会

我们的青年点、集体户、连队、农场、五湖四海、蹉跎岁月

 
 
 

日志

 
 

青年点里的“翻浆”鼠  

2011-03-03 02:36:15|  分类: 往事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SUN

看过小说《三侠五义》的朋友,一定会熟悉“五鼠闹东京”的故事,陷空岛上的五义士给人留下的印象颇深,特别是排行老四的蒋平,擅长游泳,能在水中潜伏数个时辰,并且开目视物,在水中来去自由,因此得“翻江鼠”美誉。有谁能想到,在我们下乡的日子里,无聊,单调,平淡的生活中,却上演了一处现实版的“翻浆鼠大闹”青年点的绝佳好戏。

      那是我们在山沟里生活的第二年。按政策上面下发给知识青年的建房基金已经到位,三间砖瓦房孤零零矗立在山坡上,虽然简陋,没有玻璃,没有吊棚,椽子,檩子抬头一目了然,但是可以不夸张地说,那可是村子里最豪华的建筑。同学们搬进去时已经是秋天。农作物已收割完了,队里开始打场。脱粒后的高粱,玉米,水稻,大豆等经过晾晒,扬场除其杂物,开始入仓。由于大部分是力气活,加之要熬夜,所以只有男知青参加,女知青就留在点里负责做饭,给男同学洗洗衣服,拆晾被褥。

       一天半夜,我们三个男青年刚翻完场(就是把碾子压过的农作物用木叉翻过来,再压另一面),偷空回点里休息一会,好在场院离青年点不远,打头的只要一喊,翻场了,我们就会即刻回来。由于疲劳,进屋不长时间,就睡着了。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窗声,把我们从酣睡中惊醒,只听见女青年小刘战战兢兢的说,快起来,厨房闹鬼了。原来她是从窗户跳出来的,没敢走门。她说屋里几个女生用锄头把们顶死了。我连忙示意她先不要说话,悄悄的把耳朵贴在门上,可不是嘛,只听见厨房里的泔水缸里有节奏的噗通,噗通响着,先半夜里,显得格外森人,我也不禁身上起了鸡皮疙瘩,但还是硬着头皮咋着胆,把门慢慢打开一条缝,用手电照一下,什么都没有,可是缸里仍然是响声照旧,别的办法没有,我于是和另外两个男生拿着铁锹,蹑手蹑脚咋来到泔水缸边,悬着心才放下,原来是一只约半尺长的大老鼠正在里边兴妖作怪。

       看见手电光亮,老鼠更是慌不择路,只见它气喘嘘嘘爬上水瓢,噗通一声瓢翻了,老鼠落在泔水里,几经挣扎,好不容易又爬上水瓢,重心没掌握好瓢一翻个,噗通,又掉进泔水里,如此反反复复。原来新建房没有吊棚,老鼠是作为梁上君子光临的,没曾想,一失足成千古恨,掉进了“万丈深渊”,走上了不复之路。

       说实在的,平日里我最怕这些阴物,例如:老鼠,蜈蚣,蝎子,蛇,蝙蝠,但终究不能让女生处理吧,关键时刻,还得拿出男子汉的气派。于是我们几个男生用锹把老鼠使劲摁在缸里,直至它溺死后把它深深埋在土里,真相大白了,我们大家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只可惜我们点里养的那头小猪,不能像往日那么敞开胃口吃了,一缸泔水都让我们倒了,它只好委屈几天。

       这真是,“翻浆鼠贪吃陷绝境,众青年合力除恶贼”。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